独钟宋词别样欣-威宁新闻网

威宁新闻网 威宁新闻网 2019-05-15 01:00:00
浏览

□周元桂

诗词曲赋中,我独钟爱宋词。窃以为,唐诗偏于大气,汉赋偏于堆砌、僵硬,元曲偏于萧淡、凄清,唯宋词,清丽缠绵,活泼多姿,栩栩然迸发两情——或柔情或豪情。

宋词有婉约派(代表人物为李清照、柳永)和豪放派(代表人物为苏东坡、辛弃疾)之分,二者都乃我所钟爱。手执词卷,便能静下心来品读,体会个中况味。也许是经历了人生的风霜,我似乎变得淡定从容了。此正应了辛弃疾所说的“少年不识愁滋味,爱上层楼。爱上层楼,为赋新词强说愁。而今识尽愁滋味,欲说还休。欲说还休,却道天凉好个秋。”宋词细腻深邃,似乎懂得“愁滋味”的人,才可潜心捧读。退休后,为了消遣,自学点诗词。皮毛式涉猎不同的文体后,不知为何,每每去新华书店,总是情不自禁地把手伸向《古典文学》架栏中的宋词类书籍。读而思之,思而究之,阅趣无穷,不知不觉竟与书中的众多作者,心心相印起来。

豪放派词人中,我首先景仰的是岳飞。或许他在宋代词林中不算是最有才华的,但他的爱国激情和赤胆忠心,一直为我所崇敬。他《满江红》词中那句“莫等闲,白了少年头,空悲切!”乃千古励人名句,一直是我心灵深处的座右铭,激励我珍惜时光,始终秉持正能量行事,把日子过得充实而丰富多彩。我尤其敬佩爱国词人辛弃疾,崇敬他既有忧国忧民的情怀,又乃豪婉兼备的词坛大家。请听他那“把吴钩看了,栏杆拍遍,无人会、登临意”(《水龙吟·登建康赏心亭》)的感叹,也即其心声的写照。当然辛弃疾也有着婉约类诗作,如“凤箫声动,玉壶光转,一夜鱼龙舞。蛾儿雪柳黄金缕,笑语盈盈暗香去。众里寻他千百度,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,灯火阑珊处。”(《青玉案·元夕》),寄托了辛弃疾不慕繁华,心怀故国之深刻寓意,也表达了他不愿随波逐流的高尚品格。

豪放派词家的另一个重要代表人物,就是大名鼎鼎的苏轼。其豪放词之代表作,首推《念奴娇·赤壁怀古》和《江城子·密州出猎》。苏轼同样也有婉约类佳词。如他因思念过度而梦见亡妻的《江城子》(十年生死两茫茫……),读来令人鼻酸,读者总是为他对亡妻的一往深情之刻骨铭心的表述,而深深感动。苏轼的另一上乘词作当属《水调歌头》(明月几时有……),乃豪婉兼俱之千古名篇。该词通篇咏月,却处处关乎人事。上片借明月自喻孤高,下片用圆月寄托与胞弟子由的久别思念之情。词章构思奇拔,畦径独辟,是历来公认的中秋词之绝唱。

婉约派中我独钟李清照的词。她的词作,感情色彩很浓,词调闲雅。这首先表现在他与夫君赵明诚缱绻缠绵的恩爱之情。如“此情无计可消除,才下眉头,却上心头。”(《一剪梅》),这大概是所有爱着的人心中都有的感慨吧!该词谱成的歌曲,感动了无数人。李词更多的是展现她少女少妇时的情性和心态:“兴尽晚回舟,误入藕花深处。争渡,争渡,惊起一滩鸥鹭。”“知否?知否?应是绿肥红瘦。”“莫道不消魂,帘卷西风,人比黄花瘦。”这类婉约词章之佳句,让人一读便妙妙然而难忘。其闲雅清丽之情调和韵致,读之确有销魂感。婉约派的另一个代表人物是作词很有功力的柳永。其特色是:深情中闪烁着明丽,凄清中透出潇洒。比如他的一首《雨霖铃》中写到:“多情自古伤离别,更那堪冷落清秋节。今宵酒醒何处?杨柳岸、晓风残月。”这几句凄清里透出潇洒的词句,乃后世读者心目中的经典名句。笔者读高中时,语文课本中曾选入这首词。至今提起,我仍能信口熟道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南宋初陆游的一些风格别具的词作,其特点主要表现在,词章达意深刻、娓娓然扣心感人。“无意苦作春,一任群芳妒。零落成泥碾作尘,只有香如故。”(《卜算子,咏梅》),该词有力地道出了陆游报国无门、仕途不顺之顾影自怜的愤愤不平心情。陆游与唐婉的爱情悲剧所诞生的《钗头凤》,唱和的缠绵悱恻,凄惘夺泪,成了千古绝唱。

如今,爱读宋词的人少了,但我仍固执地偏爱它。郁闷时读宋词,可以慰籍心灵;躁动时读宋词,能让人安定闲适;倦了读宋词,能让人淋漓身心,悠然入梦,对心灵的充实大有裨益。此乃我,钟爱宋词别样欣也!

新闻推荐

向过度索权的手机APP“开刀” 《APP违法违规收集使用个人信息行为认定方法》正征求意见

APP违法违规收集使用个人信息共7种情形1.没有公开收集使用规则;2.没有明示收集使用个人信息的目的、方式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