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返职场后 她们还好吗-威宁新闻网

威宁新闻网 威宁新闻网 2019-05-18 01:18:00
浏览

过去几十年间,女性的经济地位和社会地位不断攀升。《纽约时报》的一项长期研究显示,高中以上学历的女性中只有2%计划在30岁后成为全职主妇。然而,在第一个孩子出生后,留在家里的女性比例是15%-18%。许多女性并不想离开职场,尤其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女性,但现实经常事与愿违——孩子的来临让她们措手不及。不过,一旦条件允许,她们就会重返职场,在工作和家庭之间艰难地寻找平衡。

1 孩子是压力也是动力

自从打算要孩子,于佳就想跳槽到更稳定的大企业,最好能离家近些。“女性有了小孩之后,用一两年的时间留在家里照顾孩子还挺普遍的。”

于佳的上一家公司是广告行业,公司面临裁员甚至解散,而她正在备孕,身体出现了一些状况。“已婚未育很难找到工作,而且我当时希望转行。”她推迟了跳槽计划,在家休息了两年半,等生了孩子才重回职场。

最近,她所在的公司要搬到离她家22公里以外,这让她萌生了考公务员的想法。“我们这一代人要考虑的问题很多,比如独生子女父母的养老问题和是否要生二胎等。生了二胎之后,面临的生活压力会很大。”

育儿压力并不会因为孩子度过幼儿期而消失。Gina曾是创业公司营销总监,和大多数离开职场的女性一样,她辞职是为了生娃。现在,公婆帮她照看上幼儿园中班的女儿。“孩子过了3岁,需求反而更多。以前她吃饱穿暖就行了,现在越来越需要陪伴,精神需求越来越多。”她说。

压力也是动力。Gina离开和重返职场都是为了孩子,她希望给孩子更好的教育和未来。“现实的压力迫使我回到职场。吃老本是不现实的,我希望给孩子做个好榜样。”

2008年,江都从工作了7年的政府机关辞职创业。“当时的工作太过安定,看不到职业前景。”她回忆辞职下海的原因,“看到儿子一天天长大,想给他更好的生活。”创业失败后,江都成了一名按部就班的上班族。

2 不想受质疑就只能努力

“偏见导致职场妈妈很容易看到‘天花板’。”Gina说,孩子年龄小,难免生病,妈妈们不得不请假照顾孩子,所以人们普遍对职场妈妈的敬业精神有所怀疑。她说现在加班现象非常普遍,许多人想生孩子却不敢生,“二孩就更不敢想了”。

不想受质疑就只能努力。Gina对自己的要求很高:“我是很敬业的人,工作上非常拼。”她并没有因为孩子和现实压力而转向追求稳定,“稳定都是一时的,我还是要考虑我想成为什么样的人。”她对时间进行精细化管理,不断提升自己,“不想失业不想被淘汰,就要努力,这样才能给孩子更好的保护”。

对离开职场较久的女性来说,自信是非常重要的。李果怀孕6个月就辞了职。“4年时间只跟孩子和柴米油盐打交道,工作时也没积累下什么经验。换位思考,企业为什么要选我?”她说,“好在已婚已育的优势明显。”她最终在朋友的帮助下找到了工作。

关于公司给职场妈妈们的福利,李果说,不希望有特殊福利,例如育儿假等。“我的竞争力本来就弱,针对妈妈的福利会让公司先入为主,我很难有升职的机会。但我不能代表大多数人,其他同事还是希望有灵活的假期,让她们去参加家长会。”李果在一个三线城市,许多企业只有单休,薪资也不高,带薪休假显得格外重要。

3 她们为什么重返职场

李果重返职场的原因是怀疑老公出轨。她说,怀疑是否被验证不是重点,但这迫使她从逃避职业压力和不自信中走出来,并很快找到了工作。

相比经济压力,与社会脱节的不安感更为强烈。杨思是一名教师,有两个孩子。从怀上第一个孩子开始,她就请了假,在家里待了4年。第二个孩子出生后,生活琐事越来越多,她一度想辞职,但还是回到了学校。“我圈子里的全职主妇,经济上都很不自由。另外,我发现不工作以后,连换衣服的心情都没有,有时穿着睡衣过一天。每天围着孩子的吃喝拉撒和家务转,却说不出来在忙什么。”她担心时间长了会跟老公没有共同语言,和社会脱节。

杨思把小女儿送到社区幼儿园,自己回到原来的学校上班,这样便不用面对再就业的困扰。几年不踏入社会,年龄也大了,工作环境方方面面都有些许变化。好在她很快克服了这些困难。“现在,我会注重个人形象,维护自己的社交圈,定期与朋友、同事吃饭,生活忙碌却充实。”

促使于佳重返职场的动力是她的母亲。“妈妈在我10岁的时候下岗了,后来就全职在家照顾我和爷爷奶奶。我感觉她很羡慕那些有工作的女性朋友。”于佳说,长期留在家里,婆媳矛盾会更突显。看到妈妈把一生都奉献给家庭,她意识到,女性一定要有自己的工作和生活。

4 要非常努力才能显得不费吹灰之力

作家秋色在新书《寥寥中年事》里讲述了女人们面临的各种生活难题。她在书里写道,年轻时拼智商,接着在一定的智商基础上拼情商,到后来,拼的都是体力。

面对职场天花板,自律是Gina不断获得升职加薪的筹码。在11小时的高强度工作之外,她仍然能够严格地管理时间,兼顾个人、工作和孩子。

Gina的计划精准到分钟。“我的个人时间主要用来健身。每天5点起床,6点吃早餐,7点到健身房,8点20分离开,9点半开始工作。”她每周一三五健身,还能保证每天晚上陪伴孩子的时间。“晚上9点回家后,我会给孩子一个拥抱,然后帮她洗漱,跟她聊天,问问她这一天过得开心不开心。如果出差或者加班熬夜,我会给女儿打视频电话。”被问到这样的生活会不会太苛待自己时,Gina很看得开,“要非常努力才能显得不费吹灰之力,习惯了就好”。

Gina很感谢公婆的帮助,尤其是在孩子还小的时候,因为公司几乎没有任何育儿支持政策或福利。“家庭的支持非常重要。我老公帮我分担了很多,比如打扫、做饭、洗衣、带孩子出去玩等。他工作也很忙,但两个人一起为家庭拼搏更有动力。”

李果当初离开职场是因为担心老一辈和自己带孩子的理念产生分歧,宁可自己一个人照顾孩子。经历婚姻危机后,她改变了想法,让老人帮忙带孩子。为了克服工作和接送孩子之间的冲突,她学会了开车,开始关注自己的成长。

于佳认为,重返职场不一定要找全职工作,也还可以选择创业,比如微商。有很多女性进入保险行业,自由的工作时间和高收入都是保险行业吸引妈妈们的原因。总之,要有事情做。

经历创业失败后,江都重新审视了自己,选择了稳定的工作,避免错过孩子的成长。“我现在已经42岁了,有足够的底气对抗生活的任何困难。”

并非所有全职妈妈都能回到职场,按照自己的意愿生活。杨思有个朋友是企业高管,每周加班4天,家里有两个孩子需要照顾。和老公协商后,最终还是女方辞职照顾孩子。“这个选择并不容易,孩子的人生也只有一次。”杨思说,怕错过孩子成长,也怕耽误自己发展,是大多数职场妈妈的真实困境。

(据《青年参考》)

新闻推荐

别拿“信披”当儿戏

·许晟·康美药业日前发布更正公告,称2017年财报货币资金多计299.44亿元。公告一出,市场哗然,言称康美药业爆了个年报“压轴...